一起引诱、容留、介绍卖淫案件的辩护意见

发布时间:2019-08-12 15:57:47

  案件简述:李某某在东莞市某镇开办了一个小旅馆,2017年4月依引诱、容留、介绍卖淫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在抓获李某某的时候,公安机关在现场并未发现有卖淫嫖娼之行为。起因为李某某手机存有疑似某失足妇女的电话号码,公安机关破获另案遂抓获李某某,认为其有介绍卖淫之犯罪行为。东莞刑事律师接受家属委托后,立即会见嫌疑人并向检察院提出不予批捕的辩护意见,主要的观点如下:

  一、基本案情:

  犯罪嫌疑人李某某,男,因涉嫌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于2017年4月5日被刑事拘留,贵院在批捕阶段,现羁押于东莞市第二看守所。

  东莞刑事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李某某时,李某某基本的陈述为:在侦查阶段被公安机关讯问过三次,均做无罪辩解。其在东莞市某镇开设旅馆,其一直都是合法经营。2017年4月4日下午,旅馆并没有卖淫等违法行为的情况下,李某某被公安机关传唤至派出所。侦查员打开李某某电话,查询通话记录,讯问其中一个电话号码的情况。李某某回答:“2017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个女的(犯罪嫌疑人根本不认识)在我开设的旅店住宿时,留给我一个电话号码,说有需要打电话,因我本人不会熟练手机其他功能,不知道按到哪个键,就把电话存了下了,上面没显示任何内容,就一个电话号码。”

  “2017年4月2日或3日,有个男的过来住宿,开好房间后,下来问我,有没有服务。我说没有。那个客人就问有没有电话,我说有,客人就让我打电话联系,电话接通后,有个男的接的电话,说没有时间。然后我就挂了电话睡觉了,大概半小时后,那个客人就退房了。”

  后公安机关又讯问过两次,李某某的第二次及第三次供述内容是:“我把电话给那个客人,我没有打那个电话。公安机关在第二次提审时出示我的电话通话记录清单,显示与之前留下的电话号码之间有5次通话记录。李某某陈述:因住宿的客人电话没电了,借用我的电话打的。”

  二、东莞刑事律师意见:

  东莞刑事律师认为,贵院对本案犯罪嫌疑人李某某不予批准逮捕,具体理由如下:

  《刑法》第三百五十九条规定的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是指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行为。引诱是指,在他人本无卖淫意愿的额情况下,使用勾引、利诱等手段使他人从事卖淫活动的行为。容留是指,允许他人在自己管理的场所卖淫或为他人卖淫提供场所的行为。介绍一般指,在卖淫者与嫖客之间牵线搭桥,沟通撮合,使他人卖淫的以实现的行为。

  从上述可以看出,构成本罪的前提是有卖淫行为,其次是容留或介绍的情形。

  一、本案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存在上述法律规定的情况。

  第一,没有证据证明本案有卖淫行为存在。根据李某某的陈述,其是经公安机关传唤到派出所的,公安机关并没有在李某某经营的旅馆现场查获卖淫及嫖娼人员。

  第二,假定公安机关查获其他地方有卖淫行为,也与李某某没有任何关联。

  1,李某某的第二、三次与第一次供述不一致,不能排除犯罪嫌疑人因时间太长而记忆发生混乱的情况,所以,第二、三次供述可信度较大,即李某某没有打电话。

  2、电话清单上显示有5次通话记录,该通话清单仅仅证明有通过电话,不能证明通话内容,不能证明就是为介绍卖淫而打电话。

  3、李某某辩解“因住宿的客人电话没电了,借用我的电话打的。”符合常理。李某某经营旅馆生意,在住宿的客人电话没有电的情况下,要求使用李某某的电话是正常的。不排除住宿的客人知道电话号码,而为降低其本人违法行为的风险,使用李某某的电话,此情况下,李某某当然不构成犯罪。

  4、假设电话号码就是“失足妇女”的电话,其供述是李某某与其通的电话,也不排除“失足妇女”为减轻自己的处罚而做出的不真实的供述。

  5、假设李某某第一次供述时真实的,那么也不成立介绍卖淫的事实,因为他人卖淫的行为没有实现,况且仅一次行为,不构成犯罪。

  公安机关若认定李某某容留、介绍卖淫,那么就需证明卖淫嫖娼之行为,且卖淫及嫖娼者是通过李某某介绍或者为卖淫者提供场所。

  二、本案不批准逮捕,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犯罪嫌疑人不具备必须逮捕的必要条件。

  1、犯罪嫌疑人之前没有受过任何刑事或行政处罚,系初犯,犯罪情节显著轻微,且主观恶性不深,不具有社会危险性。

  2、犯罪嫌疑人已是快五十岁的人,其患有严重的胃病及肠道病,如果长时间关押,其身体无法得到有效的治疗,势必会给犯罪嫌疑人带来终身痛苦。

  综上所述,建议检察机关对李某某依法不予批捕。希望贵院能对犯罪嫌疑人李某某作出不予批准逮捕的决定,彰显检察机关历来贯彻执行的宽严相济的司法政策,及该政策所突出的社会效果与法律效果相统一的精神。

  本辩护仅限于侦查阶段本辩护律师所掌握的案件事实和证据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