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窃时抗拒抓捕致人死亡应当定抢劫罪

发布时间:2019-08-12 15:55:13

  案件简述被告人李喜某伙同同案犯李佳某用自制的380伏的高压电偷鱼,被被害人发现后,为抗拒抓捕,躲避被害人拦截,开船未减速与被害人的船撞在一起。被害人张某某船只被撞摇晃而落水,但被同行的孙其兵救起。在被害人张某某落水后称“有电有电”的情况下并未关掉380伏的电源。被告人李喜某遭到被害人质问后不但不认错,在船只缠绕无法逃脱时,反而拿起带电网兜拟与对方厮打,而被害人手中的竹竿并未实际接触到被告人。被告人持网兜挥舞划伤被告人脸部并使其受到380伏高压电击昏迷落水溺亡。

  东莞刑事律师代理此案担任被告人李喜某涉嫌过失致人死亡一案中被害人张某某的儿子张某的诉讼代理人。

  《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条规定,“公诉人、辩护人应当向法庭出示物证,让当事人辨认,对未到庭的证人的证言笔录、鉴定人的鉴定意见、勘验笔录和其他作为证据的文书,应当当庭宣读。审判人员应当听取公诉人、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的意见。”第一百九十三条规定,“法庭审理过程中,对与定罪、量刑有关的事实、证据都应当进行调查、辩论。经审判长许可,公诉人、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可以对证据和案件情况发表意见并且可以互相辩论。”鉴于此,东莞刑事律师程世卓依据法律的规定,对本案的证据和案件情况发表如下意见,请求法庭采纳。

  一,起诉书的查明事实部分法律描述不准确

  起诉书指控:“2014年,被告人…水域电鱼,后与水库承包者发现并发生冲突,冲突过程中被告人李喜某在阻挡张某某殴打自己的过程中不慎让带电的网兜碰到张某某的身体,使张某某触电落水溺亡。”

  从本案的卷宗证据可以看出,上述查明事实不准确,正确的法律事实概述为:“2014年,被告人…水域用自制的380伏电网兜偷鱼,后被与水库承包者发现,遭被害人驾驶的船只阻拦两船纠缠在一起,被告人李喜某遭到被害人质问后不但不认错,在船只缠绕无法逃脱时,反而拿起带电网兜拟与对方厮打,而被害人手中的竹竿并未实际接触到被告人。告人持网兜划伤被告人脸部并使其受到380伏高压电击昏迷落水溺亡。”

  以上可以从案件卷宗的证据看出,起诉书如此描述,用冲突、阻挡、殴打、不慎、碰到等字眼,导致定性或者量刑会出现偏差。

  二,起诉书指控罪名有异议,本案罪名更接近抢劫罪或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 【抢劫罪】犯盗窃、诈骗、抢夺罪,为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而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 【抢劫罪】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五)抢劫致人重伤、死亡的;

  2,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2005年7月16日 法发[2005]8号)五、关于转化抢劫的认定行为人实施盗窃、诈骗、抢夺行为,未达到“数额较大”,为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情节较轻、危害不大的,一般不以犯罪论处;但具有下列情节之一的,可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条的规定,以抢劫罪定罪处罚;

  (3)使用暴力致人轻微伤以上后果的;

  3,从以上法律可以看出,转化抢劫的认定,只要是行为人使用暴力致人轻微伤以上后果的或者使用凶器或以凶器相威胁的,即使其盗窃未达到“数额较大”的立案标准,也认定为抢劫罪。

  从本案看出,虽然被告人李喜某驾驶船只到被告人承包的水域偷鱼,虽然不能证明其盗窃的鱼的数量(10多斤标鱼)是否达到盗窃罪的数额较大的立案标准,但其行为已经致人死亡,应当成立抢劫罪。

  4,被告人电鱼使用380伏的高压电,在被害人张某某第一次落水后,没有关掉电源,反而放任高压电流在网兜继续,并将被害人脸部划伤,用高压电流的网兜挥舞致被害人被击昏落水,完全符合凶器的特征。使用380伏的高压电捕鱼完全有可能造成不特定的人受伤,也符合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罪名。

  代理人认为,起诉书指控过失致人死亡罪定性不准确,应当以抢劫致人死亡或者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被告人李喜某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三,被告人李喜某不能认定为自首

  1,代理人注意到,证据卷宗第二卷的《归案经过》称,“经过我分局民警到其家中劝说亲人动员李佳某、李喜某到公安机关自首,已经买到广东的车票在浦北县寨圩镇候车时,经过家人的劝说后决定投案自首,当晚23点二人步行至浦北县寨圩镇一个叫路邓桥的地方,被我分局赶来的民警带回公安机关接受调查。李佳某、李喜某对此供认不讳”。

  2,代理人认为以上认定错误。

  第一,被告人下午李喜某四点给家里打电话告知去广东大伯那里。嫌疑人的妻子打电话告知公安已经到村里盘查,李佳某后来说了一声“知道了”遂挂掉电话并关机。

  这说明被告人已经告知家里行踪,后来民警到其家里查,知道自己的罪行及逃亡路线暴露,遂改变逃亡路线。

  第二,被告人称,买了到广东的汽车票并且退票。但是从售票点的售票员在接受公安机关询问时,不仅内容语焉不详而且对笔录拒绝签字。而且其还陈述买票的两个男子自称是“南阳的”,也没有辨认出被告人李喜某和嫌疑人李佳某。

  第三,被告人晚上8点退票,直到23点才被公安机关抓获。从退票点到被抓获的地点,被告人和嫌疑人步行了三个多小时,而且走的是小路。如果自首,为何当时不直接电话报案;如果自首,为何手机不开机;退一步讲,被告人有可能经过几个小时的思想斗争,但为何选择小路夜间行走不乘车返回,况且其行走的小路不一定是回家的路;嫌疑人和被告人如果真心自首,为何不打电话向公安机关报告,难道就不担心届时抓获说不清楚了?代理人认为,很显然,被告人和嫌疑人是存在侥幸的心理,改变逃跑路线,万一被抓获就称自首,以达到减轻罪责的目的。

  第四,被告人李喜某在公安机关并非供认不讳,其在第一次公安机关询问时,拒不承认是偷鱼,只是辩称电鱼。后经过民警刑事政策教育才认罪。依照法律规定,即使投案,如果不是如实供述,也不能算自首。

  第五,李佳某第五次供述:“回到村里,我走到小卖部门口时,听到有派出所的公安人员打电话给李贡文询问我们村谁有渔船、谁今天去电鱼等情况。我当时心理发慌,害怕有公安人员查找到我和李喜某的头上,于是我回到家将这个情况告诉李喜某,然后我就开摩托车去到我们停靠在大队冲岸边的渔船边,我自己一人将渔船上鱼舱的空打开,江水顺着鱼舱流到船里,不久渔船就沉到水里了…”从以上可以看出,嫌疑人发现可能会暴露,积极毁灭证据,随后就逃亡,主观上并未悔罪表现,客观行为不符合主观供述的自首。

  四,本案真正的事实

  被告人李喜某伙同同案犯李佳某用自制的380伏的高压电偷鱼,被被害人发现后,为抗拒抓捕,躲避被害人拦截,开船未减速与被害人的船撞在一起。被害人张某某船只被撞摇晃而落水,但被同行的孙其兵救起。在被害人张某某落水后称“有电有电”的情况下并未关掉380伏的电源。被告人李喜某遭到被害人质问后不但不认错,在船只缠绕无法逃脱时,反而拿起带电网兜拟与对方厮打,而被害人手中的竹竿并未实际接触到被告人。被告人持网兜挥舞划伤被告人脸部并使其受到380伏高压电击昏迷落水溺亡。

  可以肯定的是,被害人张某某第一次落水能够从船头游水到船尾被孙其兵拉上船。第二次落水并无划水等基本自救动作,打捞起来发现其脸上有伤口的,可以认定被高压电击昏后才落水。被告人李喜某和嫌疑人李佳某不仅不积极参与救人,反而李喜某指使李佳某剪断缠绕船只的电线,分离船只后逃跑。逃跑后还不忘将涉案船只沉入水库,妄图逃避法律追究。在已经使被害人张某某第一次落水后,挥舞带有380伏的网兜使其触电,放任触电结果的发生,主观上属于间接故意,主观恶性极大,建议法庭改变起诉罪名,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五,本案的检察机关应当追究嫌疑人李佳某的刑事责任

  东莞刑事律师程世卓注意到,同案犯李佳某被取保候审后,并未列为犯罪嫌疑人向人民检察院移送起诉。刑诉法规定,人民检察院对公安机关的侦查、移送起诉等可以进行法律监督。代理人为,检察院应当追究李佳某的刑事责任,理由如下

  1,李佳某驾驶作案船只,并实际控制380伏的电源。其供述:“后面有一个闸刀,只要断开闸刀网兜就没有电…”。

  2,偷鱼被被害人发现后,为躲避抓捕,直接未减速向被害人驾驶的船只撞去,致船只摇晃被害人第一次落水。撞击后,两只船缠绕在一起,如果没有缠绕,积有可能不会发生被害人后面触电落水的悲剧。

  3,被害人落水第一次后,没有及时关掉电源,放任同案犯使用带电的网兜。

  4,受指使李佳某指示,剪断缠绕船只的电线,分离船只后驾船协助同案犯和自己逃跑。

  5,案发后沉船毁灭证据。

  6,听说取保候审期间到广东打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七条第二款 【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东莞刑事律师认为,嫌疑人李佳某属于抢劫罪的同案犯,且案发后将作案的船只沉入水里,明显属于帮助当事人毁灭证据。因此,应当以抢劫罪和帮助毁灭证据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今天在法庭上陈述此意见,请求记录在案,被害人近亲属同时保留向有关部门申诉、控告的权利。

  综上,本案应当以案卷证据客观认定,认定判处被告人李喜某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同时追究同案犯李佳某的刑事责任,给被害人一个公道,为受害人家属主持正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当庭宣告判决的,应当在五日以内将判决书送达当事人和提起公诉的人民检察院;定期宣告判决的,应当在宣告后立即将判决书送达当事人和提起公诉的人民检察院。判决书应当同时送达辩护人、诉讼代理人。代理人已经将地址在所函提供给贵院,因路途遥远,请求贵院宣判后将同时邮寄送达给代理人,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