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案例logo

程世卓律师:139-2550-5599

首席律师

东莞刑事律师

联系律师

    东莞程世卓律师

    咨询电话:139-2550-5599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19200711566554
    执业机构:广东聚来律师事务所
    办地地址:东莞市南城街道宏图路86号南信产业国际D栋15楼。

外商非正常撤资以合同诈骗罪追究的辩护

时间:2019-08-12 15:40:09

  自2008年金融风暴以后,不时传出珠三角的外资企业或者外商弃厂逃逸事件。当然如果拖欠工人工资达到一定的金额,且在行政机关催告后仍然不支付的,以恶意欠薪罪追究刑事责任。对于拖欠房租和供应商的货款,一般来说属于民事纠纷,但是供应商就认为,这样的事情属于刑事诈骗,往往找公安经侦大队控告合同诈骗,公安经侦部门通常不予立案,毕竟在经济纠纷中,弃厂逃逸属于新型事件,往往处于罪与非罪之间,公安部三令五申公安机关不得插手经济案件,故公安机关对于此类案件的态度也是模棱两可,但是也有立案侦查的。

  东莞刑事律师代理一起合同诈骗罪的辩护,主要的辩护主旨为:“弃厂逃逸”实际上属于“外商非正常撤资”,我们注意到,从2008年下半年的金融危机开始,东莞出现了一些“外商非正常撤资”这样的事情,外商逃逸后当然给地方政府造成沉重的压力。但是我们也注意到,并非所有的“弃厂逃逸”东莞警方都立案侦查。这说明,个案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不能一概而论。通过本案我们认为,绝对不能一概而论,本案属于正常的民事纠纷,没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不能定合同诈骗罪。

  法条内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97修订)

  第二百二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以虚构的单位或者冒用他人名义签订合同的;

  (二)以伪造、变造、作废的票据或者其他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的;

  (三)没有实际履约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的;

  (四)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匿的;

  (五)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

  一、要认定成某某构成合同诈骗罪,首先必须弄清合同诈骗罪的含义,即必须弄清被告人是否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这一根本前提。被告人成某某是否为“非法占有为目的”,我们要通过其客观方面来认真分析,下面我们从以下五个方面来分析,认为成某某没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1、考察行为人在签订合同时有无履行合同的能力

  不能只根据签订合同时有无履行合同的能力作为区分诈骗与合同纠纷的标准。但是,也不能否认行为人在签订合同时有无履行合同的能力,在某种情况下对于是否具有骗取财物的目的,又有着重要意义。

  结合本案,被告人成某某签订合同是有履行能力的,主要表现一下几点:成某某在大陆望牛墩设有工厂,该工厂虽然挂名为“曾某某”,实际上就是成某某的。这一点通过公安机关调查的《信托合同》可以证实,本证据控方应当也无异议,法庭应当认定。当然,成某某当时设立个体工商户并非规避法律,确实是当时资金不足(这个资金不足是设立公司补足,而非设立个体工商户不足),而当时我国大陆不允许外国人设立个体工商户(现在的法律规定是可以的)。鉴于以上情况,成某某设立了个体工商户。而且成某某在香港有公司,此公司就是作为大陆加工厂出口而设立。可以说,成某某在大陆有可以做成衣实体加工厂,在香港有出口权的公司。并且以前就做过类似的生意,一直正常履行合同,绝对有履行合同的能力。

  通过法庭调查得知以下事实:

  成某某大陆工厂就是专门生产服装,主要产品为牛仔裤,而香港的荣来公司为此出口、接单、收款,二者是配套成立的。《起诉书》指控资金不足,没有弄清到底是何资金不足。诸如前述,成某某是设立法人的公司需要人民币800万不足,而非开一个个体工商户不足。案发前,成某某就是通过香港的公司接单,大陆生产,再通过香港的公司出口。

  2、看行为人在签订和履行合同过程中有无欺骗行为

  从司法实践看,行为人在签订和履行合同过程中没有欺骗行为,即使合同未能全面履行,也只能作合同纠纷处理,不能定诈骗罪。没有欺骗,不能定诈骗罪。但是,有欺骗也不一定构成诈骗罪。为了分清合同诈骗罪与合同纠纷的界限,需要对欺骗作具体分析。一般来说,在签订和履行合同过程中,行为人在事实上虚构了某些虚假成分,但是并非掩盖其根本无法履行合同的事实,而且实际上也并未影响对合同的履行,或者虽然合同未能完全履行,但是本人愿意承担违约责任,说明行为人并无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故不能以诈骗罪处理。然而,对于那些伪造证件,使用假证件,编造谎言,骗取信任,掩盖其根本无力履行合同的真相,给对方造成重大损失的,应当以诈骗罪论处。

  结合本案,对方公司不仅考察了大陆的加工厂,并且连成某某挂名一事都知道,事前签订合同不仅考察了大陆的公司,而且还考察了香港的公司。合同的签订真实合法,无欺诈行为。富某公司不仅考察了实体情况,对公司的营业执照负责人的身份证等做了详尽的考察。富某公司自己本身就有出口权,找成某某的合作的根本原因就是看中成某某手中有国外客户,可以拿到订单,才主动找到成某某合作并签订合同。

  3、看行为人在签订合同后有无履行合同的实际行动。司法实践表明,行为人有履行合同的诚意,在签订合同后,必然设法创造条件使合同得以履行,如果不能履行或不能完全履行,也会愿意承担违约责任,赔偿对方损失。无疑,这属合同纠纷。但是,有些人在合同签订后,根本不去履行合同,往往是货款一到手,便大肆挥霍,造成无力偿还,而成某某并不属于此种情形。

  合同签订以后,成某某积极组织货源,履行合同,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始料未及。具体为成某某在合同签订以后,由于佛山的苏老板就是富某公司和成某某的签订合同的介绍人,二人口头承诺,成某某和对方合同一旦签订,就从苏老板出进货,当然苏老板介绍富某公司给成某某就是此目的。二人在签订此合同之前就一直有业务合作。但是等合同签订后,苏老板把进货的价格提高了两、三成,虽然成某某向佛山的苏老板发了订单(案卷证据卷宗有),但最后没有交易是因为价格确实太高。后成某某向原来的其他供应商进货,这些供应商要求成某某先打一部分款后就发货,但是这些供应商背信弃义,在成某某大款后就翻脸,要求支付全额货款。成某某认为拖欠供应商一部分款项是正常的,当然事实上大家交易习惯就是这样的,所谓月结50天这样的交易习惯是司空见惯的。但是成某某遭到供应商的翻脸是成某某万万没有想到的。

  4、看行为人在违约以后是否愿意承担违约责任。司法实践告诉我们,在一般情况下,行为人若有履行合同的诚意,发现自己违约或者对方提出违约时,尽管从自身利益出发可能提出种种辩解,以减轻责任。但是,一般会采用事在事有的态度,当无可辩驳自已违约时,会承担违约责任。应当指出,对于那些不得已外出躲债,或者在双方谈判中百般辩解,否认自己违约的,一般不能认定为合同诈骗罪,而应当按合同纠纷处理。

  事后,富某公司到香港找到,成某某的弟弟和哥哥,哥哥弟弟愿意偿还借款并且当时拿出港币1.3元,并订立了《还款协议》,庭审成某某认可此协议。

  5、考察行为人未履行合同的原因。影响合同未履行的原因不外乎主客观两种情况。查明合同末履行的原因,对于认定行为人主观上是否具有骗取财物的目的有很大作用。         根据我国民法通则之规定,合同当事人均享有合同的权利和承担相应的义务。一旦取得权利,就必须相对地承担相应的义务,享受权利和承担义务是对等的,如果合同当事人一方面享受了权利,而不愿意、不主动去承担义务,那么合同未履行是由于行为人主观上造成的,从而说明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论处。但是,如果合同当事人享受了权利后,自己尽了最大努力去承担义务,然而,由于发生了使行为人无法预料的事实,致使合同无法履行。对此,应当以合同纠纷处理,不能定合同诈骗罪,因为这种情况行为人不具有骗取财物的目的。

  我们来认真的分析成某某未能履行合同的原因,通过分析,就可以看出,成某某未能履行合同不是主观而是客观。为了还原案件本来面目,我们还是开始说起,诸如前述,成某某签订了合同,向佛山苏老板进货未果,又遭到其他供应商的背信弃义。又香港的公司欠债,并且香港债权人派人去成某某家里威胁要钱,没有办法,成某某为了公司能够运营,只有把富某公司的一部分资金先垫付偿还香港公司的欠债,当然偿还香港公司的欠债也是为了公司能够正常的运转,公司正常的运转也是为了能够履行合同。后还是不够,香港又派一些人到大陆成某某工厂要钱成某某没有办法,此时手中也没有钱给,又不能持续下去,只有逃逸。

  二、解释成某某逃跑的原因

  1、先弄清资金的去向

  从前面的法庭调查可以清楚的知道,成某某收到富某公司的资金,一部分支付了部分供应商,一部分支付了香港公司的欠款,资金没有用于个人的挥霍消费等。当然,做企业不可能像政府的财政支出那样“专款专用”,其支付的以上资金就是为了履行合同。

  2、逃跑的原因是因为多方面的 ,但是最主要的原因是遭到黑社会直接的威胁。成某某逃跑时为了逃避黑社会而非富某公司。如果成某某逃避富某公司完全可以逃到海外而非大陆。

  3、本案于合同法规定的“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匿。”还是有明显的区别的。

  第一、合同诈骗罪立法时考虑的是当事人收到货款后携款潜逃,请注意,是携款潜逃,可是本案当事人成某某逃跑是并未携带任何款项,后来望牛墩警方抓获成某某时,询问河南南阳的证人也只能为证实成某某没有钱,只是做一点小生意而已。

  第二、合同诈骗罪立法时没有考虑到“弃厂逃逸”这一新型的事件发生。“携款潜逃”与“弃厂逃逸”毕竟还不能化等号。“携款潜逃”是指携带者资金全部转移,对方当事人根本没有民事救济的途径,就是说人找不到,财物更是难以扣押。而“弃厂逃逸”当事人逃跑时毕竟还是有工厂存在。结合本案,成某某逃跑时工厂还是正常存在的,工厂内的机器、原材料,成品等当事人并未拿走一分钱,如果当事人有资金进货工厂可以立即生产,实在是没有办法走上逃走的下策。

  第三、“弃厂逃逸”实际上属于“外商非正常撤资”,我们注意到,从2008年下半年的金融危机开始,东莞出现了一些“外商非正常撤资”这样的事情,外商逃逸后当然给地方政府造成沉重的压力。但是我们也注意到,并非所有的“弃厂逃逸”东莞警方都立案侦查。这说明,个案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不能一概而论。通过本案我们认为,绝对不能一概而论,本案属于正常的民事纠纷,不能定位合同诈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