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案例logo

程世卓律师:139-2550-5599

首席律师

东莞刑事律师

联系律师

    东莞程世卓律师

    咨询电话:139-2550-5599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19200711566554
    执业机构:广东聚来律师事务所
    办地地址:东莞市南城街道宏图路86号南信产业国际D栋15楼。

东莞一起贩卖毒品案件辩护案例

时间:2019-08-12 15:47:07

  东莞刑事律师接待一起毒品案件,警方怀疑嫌疑人杜某贩卖毒品,通过侦查手段当场查获杜某出租屋有藏有毒品和相关的电子秤等交易毒品的称量工具,但嫌疑人辩称,这不是他自己的东西,因其本人吸毒,刚刚购买了少量的毒品,但贩卖毒品的嫌疑人刚刚与其交易毕,接到一个电话,可能怀疑有危险就匆匆下楼,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就将未交易的毒品留置在杜某房间。不一会警方就进门当场查获毒品和电子秤。嫌疑人辩称没有贩毒,警方最后以非法持有毒品进行移送检察院起诉。持有,顾名思义为一种持续行为,即毒品在一定时间内为行为人实际支配就构成持有,产生非法持有毒品罪的既遂。

  东莞刑事律师进行辩护,辩护主旨为:一、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杜某非法持有毒品,辩护人对罪名无异议,但认为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持有**********五十克以上定性的证据不足。

  东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检验鉴定报告》的检验意见具有瑕疵,没有对毒品的含量纯度进行检验,直接影响对被告人的量刑处罚。

  首先,对于东莞市公安局鉴定结论,被告人杜某在审查起诉和审判开庭前均申请了重新鉴定申请,但至今未能如愿。

  被告人杜某指出,对《鉴定结论》中“可疑红色药丸,共净重64.62克.其成分为**********。”有异议,认为其含量绝大部分应当是含有******或者其他成分,即使有**********,也是极其微量。

  辩护人认为,检材2可疑红色药丸应当属于新兴毒品,依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广东省公安厅《关于审理新型毒品犯罪案件定罪量刑问题的指导意见》(粤高法发[2005]35号 2005年11月22日)五、对于含**********等多种毒品成分的粒状(丸状)或者粉末状毒品,应当做含量鉴定。**********的含量在25%以上的,可视为刑法中规定的**********……。辩护人认为,检材2数量之大,可能对被告人杜某量刑影响较大,又属于司法实践规定的新型毒品,还应当对做含量鉴定。

  依照我国刑诉法的规定,要求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是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况且本案鉴定结论直接影响被告人量刑。

  鉴于被查获的毒品其中检测2绝大部分都是****,既然****中**********的含量未能确定,就不能认定为非法持有毒品**********的数量大。辩护人认为,除检测1外,公安机关查获的其他毒品含毒量低且成分少,因此其犯罪情节轻微。基于以上分析,如果法庭不对检测2做含量和成分的补充鉴定鉴定,请求法庭结合实际酌情从轻处罚。

  二、被告人杜某持有毒品的客观行为应当在量刑上酌定从轻处理

  辩护人依照法律的规定对持有的客观方面要件进行简单分析。把握非法持有毒品罪的客观方面,主要是理解持有的含义。最高人民法院也曾经专门就毒品之持有做出解释,认为持有是指占有、携有、藏有或者其他方式持有毒品的行为。本案的杜某的持有与一般法律意义上的持有还是有所区别,请法庭在量刑上酌定从轻考虑。

  第一,被告人杜某原本就是花了1000元从强哥购买4克左右的****供自己吸食。如果没有其他毒品,持有4克毒品不构成犯罪。查获的毒品除3克****外,其他毒品是强哥放在杜某处,并非杜某所有,不排除杜某被人陷害或者被利用暂时保管毒品的可能。这一点,杜某在公安机关供述也很清楚,解释也较为符合常理。杜某在第四次被讯问供述为,问“你为何明知是毒品而持有?”答:“第一,因为我知道那些是毒品,怕带出去会被公安机关查获;第     二,我怕强哥说里面的东西少了,我说不清楚。第三,我怕强哥利用我给他运送毒品”。

  第二,持有,顾名思义为一种持续行为,即毒品在一定时间内为行为人实际支配就构成持有,产生非法持有毒品罪的既遂。据侦查卷宗公安机关第四次对杜某讯问笔录记载。问:“你出租屋搜查毒品来源的情况?”答:“我在17日23点左右,曾打电话向强哥购买毒品,当晚强哥提着一个黑色挂包来到我的出租屋”。《到案经过》载明,“18日上午11:30分,公安机关在被告人杜某的出租屋搜出毒品”。也就是说被告人杜某持有的毒品时间很短,不超过半天。依照司法实践持有时间之长短不影响定罪,但应当作为量刑的酌定情节应当予以考虑。

  第三、被告人杜某供述,。“…后来我发现强哥带来的黑色挂包漏在我的出租屋里,于是我打电话给强哥叫他回来拿,但是强哥叫我送去给他…”以上表明,被告人意识到是毒品是,并未主动帮忙藏匿,而是要求强哥拿走,但强哥要求杜某送去,杜没有答应。可以理解的是,杜某作为从吸毒人员,从强哥处购买毒品本身就涉嫌违法,不敢得罪和报案也符合一般人的心态。如果杜某当时报案就处理得当,就不会负法律责任。从这一点来看客观事实来看,被人利用与主动藏匿毒品的犯罪恶意还是有所区别,请法庭量刑考虑适当从轻。

  三、被告人杜某没有犯罪前科,系初犯,偶犯,在公安阶段首次询问就如实坦白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实。被告人杜某案发后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依法可酌情从轻处罚。

  综上,以上方面对被告人具有酌定从轻处罚之情节。为准确适用法律,切实保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请法庭对被告人量刑时予以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