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盗窃罪的辩护案例

发布时间:2019-08-12 15:57:05

  案情简介:被告人袁某因盗窃罪被法庭审判,此案辩护人对罪名并无异议,我国法律规定,影响盗窃罪量刑的主要因素就是盗窃物品的价值,本案中,公诉人指控被告人袁某盗窃了价值174000的玉器,如果指控成立被告人就有可能判处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东莞刑事律师接到案件以后,发现所谓玉器价值存在疑点,依法会见嫌疑人时,嫌疑人也称没有看到玉器,辩护人认为这就是本案的核心辩护焦点。

  辩护人认为,公诉人指控被告袁某等被告盗窃价值人民币174000元的玉器不能成立,袁某等被告仅仅对被盗价值人民币6924元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苹果播放器承担刑责,贵院也应依照案涉6924元的价值定罪量刑。

  一,对于玉器的《深圳市价格认证中心涉案财产价格结论书》明显有重大瑕疵

  依照《深圳市涉案物品价格鉴证条例》第十六条规定,价格鉴证机构对委托鉴证的文物、邮票、字画、金银珠宝及其制品等特殊物品,应当先送有关专业单位作出技术、质量鉴定,根据其鉴定结果,进行价格鉴证。结合本案,涉案玉器只有《广东省珠宝玉器及贵金属检测报告》出具的评估结论,没有深圳市价格认证中心的价格鉴证结论。依照该条例,深圳市价格认证中心应当依照检测报告再出具价格鉴证出具鉴证结论并有相关人员签字盖章。从涉案卷宗来看,没有以上材料,深圳市价格认证中心仅仅做了一个封皮,后面直接附上评估结论,这是非常不严肃的。

  二,《广东省珠宝玉器及贵金属检测报告》的评估结论明显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评估报告的评估假设为“因委托方未提供样品,只提供样品照片及样品交易场所、交易票据等资料,评估基于以下假设:1,五件被评估物均为和田玉,其中两件为和田玉子料。2,委托方所提供的交易场所、交易票据、交易日期等资料真实,且样品照片与实物能很好的对应。3,假设样品均无裂痕及其他瑕疵。”

  从以上可以看出,只有假设成立,才能认定结论成立。

  三,辩护人从现有证据可以推断以上假设不能确定,被害人提供的收据、案外人提供的台帐等不能证明玉器价值174000元

  1,被告人袁某前三次供述有玉器,其他被告人没有供述玉器,但是没有供述玉器的质地形状等。也就说,律师认为,被告人盗窃物品应当有玉器,但是不能认定就是和田玉。

  2,被告人袁某在本律师会见陈述,其被公安机关第一次提审时,侦查员曾经对被告人说,玉器是被害人陪嫁的物品,但遗憾的是侦查员没有记入笔录。如果被告人袁某陈述属实的话,依据有关风俗,陪嫁的玉器物品象征意义大于价值意义。

  3,辩护人认为,被害人吴小姐报案后的第一询问笔录应当最接近真实,但也有水分。吴小姐第一被询问是称“玉器总价十万左右,”并还称其他物品价值合计几万元,但是最后的鉴证结论显示电脑、数码相机、播放器价值为6954元。从其他物品的报案笔录的价值明显小于鉴证结论来推断,玉器的实际价值也应当明显小于报案价值十万元。

  4,辩护人认为涉案玉器的收据有瑕疵

  首先,收据的前后书写字迹明显连贯,疑似事后补写,结合卖方一系列的销售记录,收据的编号应当相差甚远,而本案的收据编号明显接近。收据本身的内容也不符合一般常理,一般来说,一般开具收据不应当写“今收到吴小姐购买和田玉…”。

  其次,从常理来说,购买如此几万元的玉器应当开具发票,每一件玉器都应当附有相关的证书,以保证品质,还应当有精美的包装配套。仅仅一份收据不能完全证明玉器如此昂贵的价值。

  5,被害人吴小姐提供照片从哪里来,没有做出具体说明。没有向公安机关说明玉器存放的地点,有无证书,有无精美包装盒子。为何仅仅有收据,收据与玉器、包装盒、质量保证证书分别存放?这些疑点被害人均没有向公安机关提供基本的说明。

  6,出卖方江小姐提供的证据明显也有瑕疵

  首先,作为卖方方收据的底联(做账联)盖章非常不符合常理。

  其次,收据底联行文连贯,疑似事后补写。公安机关提取台帐应当先拍出整个台帐的封面,然后再找出其中的含有吴小姐购买的几张记录。从目前的调账记录来看,更似三张A4纸张书写。以常理,没有这样弄几张A4纸张做台帐的店铺。台帐应当有专业的账本,退一步讲,即使卖方不用专业的账本,也应当是一个本子而非几张A4纸。

  再次,卖方以十几万的价格卖给吴小姐,如此昂贵的玉器,江小姐应当有相应的进货渠道或质量保证书底联。结合本案,江小姐没有提供任何进货记录。

  最后,经过本律师在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官网查询,“深圳市南山区昆仑阁新疆和田玉店”并未在工商部门登记。当然,没有登记的店铺并非不能出售玉器,律师质疑的是,如此昂贵的玉器,被害人吴小姐就能在这样没有登记的小店购买?不开发票,没有品质证书,如何保证其真实性?如果在这样的小店或者地摊购买几百几千元的玉器,当然符合常理。在这样的小店,购买接近二十万的玉器,并且只有收据,完全不符合常理。

  综上,由于没有起回赃物,被害人提供的证据不能作为评估鉴定的依据,被告人又否认鉴定结论,价值174000元的玉器疑点重重,疑点利益应当归于被告。评估鉴定结论明显不能成立,请求贵院对玉器的鉴定结论不予采信,对被告适当量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