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某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辩护

发布时间:2019-08-12 15:58:25

  案情简介:东莞福某五金公司向王某某购买一批钢材,后来王某某向东莞福某五金公司交付了两张出票人为约170000元人民币,税额是30000元人民币,价税合计是约210000元的增值税发票。王某称,该发票为昆明一家公司,该公司为其客户。东莞福某五金公司没有多想,认为反正票据是真实的,交易也是真实的,就入账并在税务机关进行了抵扣。后来昆明公司被当地税务机关认定为虚开增值税发票,东莞税务机关继而认定东莞福某五金公司“为自己虚开”,将此案移交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刑事拘留了东莞福某五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某某。

  东莞刑事律师总体的辩护的意见,本案东莞福某五金公司取得了增值税发票,主观上属于善意被动取得。公安机关无没有证据证明东莞福某五金公司实施了“让他人为自己虚开”之行为,应当承担举证不能之后果,东莞福某五金公司抵扣增值税发票的行为违法但不构成犯罪。

  一、法律规定

  《刑法》第二百零五条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虚开的税款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单位犯本条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虚开的税款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是指有为他人虚开、为自己虚开、让他人为自己虚开、介绍他人虚开行为之一的。

  199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关于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决定》,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宗旨,在该《决定》前言部分得以充分体现,即“为了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和其他发票进行偷税、骗税等犯罪活动,保障国家税收”。

  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具有为他人虚开、为自己虚开、让他人为自己虚开、介绍他人虚开行为之一的行为,且必须造成国家税收流失的严重后果才能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二、本案被告人张某某不具为他人虚开、为自己虚开、介绍他人虚开的行为。

  被告人张某某自第一次接受税务机关调查至公安机关询问期间,被告人张某某作出的陈述内容基本一致。陈述内容为2015年1月初的时候,王某某上门来推销产品,说他公司可以提供五金材料给我们公司,我就问他价格如何,他就说他的公司是新公司,价格可以优惠,我就问了价格,觉得是挺便宜的,就叫他送货了。过了一段时间后他就送货过来给我,我记得是购买的是一批钢材金额…。送完货之后,他给了一个账号给我,我就去银行打钱给他提供的账户。又过一段时间,他给了我两张昆明某建贸易有限公司的发票给我,说是我们公司购买的这批钢材的发票,我收起来了,后来我又拿这两张发票去塘厦税务局那边去申报抵扣税款了。

  从上述被告人张某某陈述可以看出:

  1、本案存在真实的交易基础,即被告人张某某与王某某之间存在真实交易,被告人张某某付款给昆明某建贸易有限公司是基于王某某指定的收款账号。货物交易的真实性体现于其交易事实本身的客观存在性,这种真实性并不以交易主体的不同身份而发生变化。因此,不能简单地以受票方与开票方之间有无相对应的货物交易事实为标准来确定货物交易的真实性,而应该以发票项下有无货物交易事实为标准来确定货物交易的真实性。

  2、虽昆明某建贸易有限公司被税务机关定性“为他人虚开”,但被告人张某某有真实交易,被告人张某某没有与昆明某建贸易有限公司有过联系、沟通,更没有主动要求昆明某建贸易有限公司向其开具发票,不能认定被告人张某某有虚开行为,被告人张某某是被动的接受虚开发票,也没有证据表明被告人张某某知道王某某提供的发票是以非法手段获得的,故被告人张某某取得发票应归于善意取得,该行为违反《发票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但不构成犯罪。

  卷宗查明,昆明某建贸易有限公司被昆明市官渡区税务局定性“为他人虚开”,但此效力并不能及于本案东莞福某五金公司。这里的“他人”不应当包括东莞福某五金公司,毕竟税务及公安机关没有证据证明福某五金公司实施了让昆明某建贸易有限公司为自己开具发票之行为。取得了虚开的增值税发票不能等同于“让他人为自己虚开”,取得属于善意或者被动之行为,“让他人为自己虚开”属于积极主动恶意之行为。依照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公安机关应当承当举证不能之责任。

  3、被告人张某某足额支付了发票款项,昆明某建贸易有限公司没有将款项退还给被告人张某某,被告人张某某也没有向昆明某建贸易有限公司支付过任何手续费用,这也说明被告人张某某与王某某之间存在真实交易,被告人张某某主观上没有骗取国家税款的故意。

  三、本案没有造成国家税收流失的严重后果

  根据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二款之规定,审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案件,必须计算以下几种数额: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税款的数额;受票单位用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税款或者骗取出口退税的数额;案发以后至侦查终结以前追回的抵扣税款或骗取出口退税的数额;给国家利益造成损失的数额。其中,给国家利益造成损失的数额是定罪量刑的重要依据。在司法实践中,认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给国家利益所造成的损失时,对于行为人为领取增值税专用发票向税务机关预缴的税款和行为人及其家属向国家退赔的款项,应从实际被非法抵扣的税款中予以扣除。【人民法院报最高人民法院刑二庭李祥民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刑庭周强  张本勇】

  本案中,被告人张某某自案发后,安机关受理该案前,已按税务机关的处罚通知缴纳了税款、滞纳金及罚款,故本案没有造成国家税收流失的严重后果。

  四、量刑方面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印发《关于规范量刑程序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通知 (法发〔2010〕35号)第九条 对于被告人张某某不认罪或者辩护人做无罪辩护的案件,在法庭调查阶段,应当查明有关的量刑事实。在法庭辩论阶段,审判人员引导控辩双方先辩论定罪问题。在定罪辩论结束后,审判人员告知控辩双方可以围绕量刑问题进行辩论,发表量刑建议或意见,并说明理由和依据。根据这一法律规定,虽辩护人认为本案证据不足,被告人张某某不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但仍对量刑方面发表以下意见。

  如前所述,被告人张某某不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但假设被告人张某某构成犯罪的情况下,本案也具有以下从轻处罚的情节:

  1、如前所述,被告人张某某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证据不足,存在多处疑点,根据疑点利益归于被告人张某某的原则,应对被告人张某某从轻处罚;

  2、被告人张某某到案后认罪、悔罪、坦白;

  3、被告人张某某没有涉税违法前科,系初犯、偶犯;

  4、立案前已经足额补缴应纳税款和滞纳金已受行政处罚;

  5、国家税收损失已弥补;

  6、社会危险性较小。

  综上,东莞刑事律师请求贵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决定对被告人张某某不起诉,或在起诉时建议适用缓刑。